首页 > 岛城随感

点滴录|多为医院疏堵

2019.09.10 小井

  8月28日上午,市民虞女士到普陀天友大药房配处方药,在该店执业医师指导下,通过微信扫描二维码进入 “药盟电子处方平台”,从“互联网医院”医生处开出处方,顺利地配到了药。这也是普陀“互联网+电子处方”开出的首张“电子处方”,今年底前有望覆盖到普陀全区所有药品零售企业(据8月30日《今日普陀》报道)。 “电子处方”随处可开,免了病人跑腿之苦,疏了医院拥挤之堵,赞一个!

  到医院看病,最令人头痛的无疑是排长队。原本只是些头痛发热的小毛病,挂号、候诊、化验、取药一路排下来,感觉真是越来越不爽了。而万一有点紧要的毛病,更担心会被“简单处理”。病人一大堆,往往只能“排队一小时,看病几分钟”,再好的医生也难免沦为流水线上的“计件工”。人满为患影响医院的就医环境,而更让人郁闷的是,相当一部分人原本是不需要来凑排队这个热闹的。

  就比如,有很多需要长期服药的人,并不需要如此勤快地“看医生”,无奈家门口的药店没有处方不给药,只能到医院来找医生开处方。大家都觉得不合理,但细细推敲起来却是“存在即合理”。因为,即使是慢性病也可能起变化,只顾埋头吃药难免出问题,因此必须每隔一段时间重新问诊开处方。真得感谢市场监管部门推出了“电子处方”,既减少了不合理的排队,又维持了合理的问诊,可谓两全其美。

  这也说明,只要方方面面共同想办法,总能找到为医院疏堵的良方。

  最近几年,我市力推医疗资源下沉,持续加强社区医院建设,在便利基层群众家门口就医的同时,有效减轻了城区医院人满为患的压力。不过,仅此还不足以为医院疏堵。明明家门口能治好的病,非要跑到大医院来治,这类病人并不鲜见。对这种随生活条件改善而导致的“小病大医”,显然无法干预而只能引导。

  可见,为医院疏堵,既要从医疗资源均衡化的大处着眼,又要从寻医问诊便利化的小处着手,通过打通每一个环节、优化每一处细节来为病患解难、来为医院解围。“电子处方”之所以成为现实,得益于一套严丝合缝的流程。依托 “药盟电子处方平台”,由“互联网医院”为患者开展诊疗并开具处方,再由执业医师在线审核处方,有效实现了处方从医疗机构到零售药店的在线流转,从而使“老病号”不用老跑医院。

  说到底,多开为医院疏堵的良方,也是“最多跑一次”改革的题中之意。